生态文明建设更要保持战略定力

4月2日,中国园林网讯:两会期间,**总书记在参加内蒙古代表团审议时,用“四个一”概括了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在党和国家事业中的战略定位,特别强调要保持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力量,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和经济高质量发展定好航向。

生态建设需要很长时间。

生态文明建设是一项贡献现在、造福未来的伟大事业。党和政府历来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党的十九大报告勾勒出张宏伟生态文明建设蓝图:2020年前,要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到2035年,生态环境从根本上改善,美丽中国的目标基本实现;到2050年,在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的蓝图已经绘就,生态文明体系建设的路径也日益清晰。在“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中,生态文明建设是其中之一;在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中,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是基本方略之一;在新的发展理念中,绿色是其中之一;在三场硬仗中,污染控制是其中之一。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明确了生态文明建设在“五位一体”总体布局中的重要地位,着力推进绿色低碳循环发展,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基本方略,全力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全党贯彻绿色发展理念的自觉性和主动性明显增强。中国生态环境保护从认识到实践经历了历史性、过渡性、全局性变化,成为全球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参与者、贡献者和引领者。

我们也要清醒地认识到,生态文明建设的成果来之不易,稍有懈怠,所有的成果都可能付之东流。一方面,我国生态系统脆弱,环境压力巨大,生态文明建设水平仍落后于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国情,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矛盾依然突出,制约了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另一方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与不平衡发展之间的矛盾,这就要求全党全国人民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奋发图强,以一张蓝图长期奋斗到底,把生态文明建设带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百年梦想。

努力实现环境与发展目标的双赢。

***总书记强调,保护生态环境和发展经济从根本上是有机统一、相辅相成的。在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变的过程中,污染防治和环境治理是需要跨越的重要屏障。目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有舆论认为生态环境保护可能放松。Xi总书记已经敲响警钟,绝不能为了经济增长而牺牲环境。在宏观经济下行的影响下,经济发展遇到一点困难就想牺牲环境换取经济增长,这是生态文明建设缺乏战略决心的表现。当前,我国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转型升级阵痛加剧的风险,生态环境建设瓶颈日益凸显。越是在这个关键时刻,越需要保持战略实力。

环境问题的本质是“环境与经济的不平衡关系”。无论是“重经济轻环境”的失衡,还是“重环境轻经济”的失衡,都不利于社会整体福利的提高。目前,我国环境与经济的不平衡主要体现在环境质量水平较低与经济发展水平较高之间的不平衡。长期以来,由于我国生态环境保护的历史欠账,我国经济增长没有考虑到环境因素。生产者和消费者都在利用环境红利,但这种环境红利实际上是一种“污染红利”。因此,长期以来,必须坚持生态环境保护作为一项基本国策,加强环境约束,提高生态环境质量。我国《生态文明体制改革总体方案》确立的“四梁八柱”开始确立,《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规定》已经实施。

目前,污染控制和生态保护主要以问题为导向。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稳步推进,将更多转向目标导向,主动对标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目标要求,对标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态环境质量的渴求,找差距,看压力。中央明确了生态文明建设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只有坚持问题导向和目标导向,才能牢牢聚焦生态环境质量持续改善的核心目标,平衡环境与发展的目标。

积极探索高质量绿色发展之路。

***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生态文明建设是中华民族可持续发展的千年大计,必须树立和践行“碧水青山是无价之宝”的理念。“碧水青山是无价之宝”的思想写入党章,生态文明写入宪法,系统的***生态文明思想是Xi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内容。

内蒙古既是生态屏障区,又是边境地区、少数民族地区、贫困地区,具有“四区叠加”的特点。内蒙古最大的底色是绿色,内蒙古最大的功能定位首先应该是生态功能。打造中国北方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让祖国的北方更加美丽,必须下更大的决心,下更大的努力。

***总书记之所以要求保持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力量,是因为我们可以从实践中实现经济增长和环境保护的双赢。早在2000年任福建省省长时,他就提出了发展生态省的前瞻性思路,指导编写了《福建生态省建设总体规划纲要》,强调“生态资源是福建最宝贵的资源,生态优势是福建最具竞争力的优势,生态文明建设应该是福建最艰苦的建设”。如今,在福建,“终身追究破坏生态责任,绿色发展考核加分”,已成为广大党员干部的新政绩观。

由于我国幅员辽阔,各地的生态环境和经济发展基础千差万别,生态文明建设的起点不同,需要准确识别各地的资源禀赋特征,因地制宜选择合适的绿色发展模式。对于“经济发达、生态良好”的地区,绿色发展应是区域发展的主要特征,重点是自然资源的循环利用,实现自然资本的保值增值,优化资源、财富和收入的分配,实现人与自然、代际收入共享;对于“经济发达、生态贫困”地区,加大生态环境治理投入,优化能源消费结构,改善环境质量,逐步推进区域产业结构绿色转型和生态修复;对于“经济落后、生态良好”的地区,如果区域地理条件优越,自然景观和人文资源丰富,宜发展生态旅游产业或生态农林经济模式,关键是通过生态产业化、市场化释放生态红利。对于“经济落后、生态贫困”的地区,首要任务是建立自然保护区或国家公园,通过中央政府的转移支付或生态补偿等方式,让自然休养生息,保持其原有的生态价值。

推荐阅读:

中国首批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绿色“面值”攀升。

保持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战略力量。

宁夏银川:建设西北生态文明先锋城市

崇明世界级生态岛建设:生态文明发展的新途径

(来源: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园林网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