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遗成功的大运河不是“唐生肉”【评论】

中国园林网7月4日消息:近日,中国大运河和丝绸之路被世界遗产委员会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但是,也有人担心“世界遗产”这个称号可能并不总是一件好事,因为在一些地方,它是“经济账户”而不是“保护账户”。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舆情中国网和问卷网联合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83.7%的受访者担心一些地方可能将世界遗产作为摇钱树,导致破坏性发展。(中国青年报,7月3日)

笔者也有这种担心。作者在京杭大运河附近长大,为自己曾经游泳、游玩的那条河成功申请世界遗产而自豪。但与此同时,在最近的地方论坛上,我经常看到“大运河会不会被过度开发”、“沿江景点会不会加价”等担忧和疑问。

事实上,这种担心似乎已经成为公众的共识。每次在某个地方成功申请世界遗产后,市民高兴的时候都会忍不住问上面的问题。虽然“申遗”并不意味着遗产的轻保护就不被利用,但近年来,由于一些地方政府的功利主义取向,在遗产保护和开发中本末倒置的现象并不少见。除了以“世界遗产申遗”为幌子发展旅游业,为景区增加门票铺平道路外,在一些地方,甚至在“世界遗产申遗”成功后,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也遭到了世界自然遗产委员会“黄牌”警告的破坏。

目前,随着大运河的成功应用,沿江城市的人们明显能感受到一种发展的冲动,各种以大运河为名的旅游宣传活动正在升温。近日,无锡宣布,总投资超百亿元的京杭大运河无锡段古运河城项目启动。聊城计划未来三年投资16亿元建设“古运河小镇”;徐州市新沂窑湾古镇历史街区项目和淮北市“隋唐运河古镇”也在规划实施中。

数据显示,大运河于2006年开始申请世界遗产。在过去的八年里,从地方政府到国家至少投资了100亿元。申遗成功后,我们要做的不是宣传自己,发展旅游业,想尽一切办法拿回资本,而是首先要考虑如何把大运河提升到人类文化遗产的高度,保护和传承。此外,与其他历史遗迹不同,大运河仍然是一条在现代生活中一直被使用的河流。如果发展不好,不仅会失去功能和效益,还会破坏运河的环境和资源。

事实上,在申请大运河世界遗产期间,运城市沿线运河开发建设普遍加强,修建水利风景区或围合古城的情况屡见不鲜。然而,齐鲁晚报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上述景点大多因市场定位不清、互相抄袭而被冷落在门前,有的甚至周末不开门,只接待专业的参访团。由此造成的资源浪费值得警惕。

不仅如此,大运河世界遗产申请涉及流域8省市30多个城市,管理部门包括文化保护、旅游、水利、林业、航运、土地和城市管理等。大运河的日常管理不仅有自己的方式,各部门之间也存在“九龙治水”的问题。大运河申遗成功后,各地、各行业争夺大运河品牌是必然的。这不仅会造成各种文化混乱,还会对大运河造成新的破坏。对此,有专家担心,各地各部门不能随意把大运河当成唐僧肉。如果大家都想咬一口,却不知道如何维护大运河的品牌,这与中国申报世界遗产的初衷背道而驰。

推荐阅读:

“跨界适用”有利于维护遗产的完整性。

贵州、广西、贵州、贵州、贵州、贵州、贵州、贵州、贵州、贵州、广西

大运河丝绸之路的申请成功了。中国有47处世界遗产。

大运河世界遗产冲刺:27个城市的十亿赛事

(来源:红网)园林网微信公众号